深圳市进源盛塑胶材料有限公司

PEEK;PTFE;POM;PMMA

 
 
新闻中心
  • 暂无新闻
产品分类
  • 暂无分类
站内搜索
 
友情链接
  • 暂无链接
正文
淮安非法拼装“四不像”运输车企业为何十年不倒?
发布时间:2021-10-26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    

  40天里,记者先后两次暗访淮安市清江浦区的非法拼装企业,并向属地和相关执法部门反映。然而,记者的“投诉之路”一波三折,如同拳头打在“棉花包”上——

  7月初,新华日报·交汇点读者热线()接到实名举报:淮安市清江浦区武墩街道两家私营企业,长期利用报废车辆拆卸的零部件,非法拼装“四不像”运输车售卖,已有十多年之久。其间,他多次向多部门实名举报,均无果。

  记者分别于7月13日到14日和8月22日到24日,两赴淮安清江浦区,对“四不像”拼装企业和相关执法部门明察暗访。相隔40天的采访结果,竟然惊人地相似——当地街道仍旧认为“生产合规”,监管部门依旧推诿扯皮或认定“合法”,拼装企业仍旧生意红火,还自诩“营销没有受疫情影响”。

  举报人所称的“四不像”,是指用报废汽车的发动机、变速箱、前后桥、车架等零配件,拆解拼装成介于卡车、小货车、拖拉机和自卸车之间的运输车辆。由于零配件老化、焊接技术粗糙、安全性能差等,其生产、销售和行驶均为国家明令禁止。

  举报人透露,这两家“四不像”拼装企业“没有中间熟人不卖车”。根据他提供的淮安中介手机号,记者以“建筑公司女会计”名义,联系上当地卖车中介张飞,要求“进厂验车”,并相约7月13日下午两点,在清江浦区武墩派出所门前见面。

  7月13日中午,记者辗转来到清江浦区武墩街道。下午两点多,女记者上了张飞驾驶的轿车,“先到马国顺工厂。”轿车沿武林路向西行驶约400米,左拐进入252乡道,向南行驶50米,便见路西侧一处宽门大院。

  听说要买六七辆“四不像”拉渣土,老板马国顺高兴地带记者参观约600平方米的院子。北侧厂房内,3名工人正在焊接一辆“四不像”。“我家车钢板都是双层的,四缸六缸发动机都有,42000元一辆,一次拉7立方米渣土,小意思。”马国顺夸耀道。

  “我要六七辆车,得拼装多久?”记者问。马国顺吸了一口烟:“1个月。你先得把车型定下来。”“工地急用,能不能快点?”马国顺听后,有些不悦:“快不了,我又不是做你一家生意。”

  记者“妥协”道:“等1个月可以,但车子质量要保我的!”马国顺望了记者一眼,意味深长地笑笑:“这种车肯定会有小毛病,我只能保证发动机不烧机油、不跳挡。你可以雇个人,专门维修,配件我都有。”

  “送车到地头吗?我们来人开,怕路上交警查。”还没等记者说完,马国顺连连摆手:“我家拼装车,从来正大光明在路上开,没人查过。你们来人开车,出事算我的!”

  记者借口“货比三家”,希望张飞“再带一家看看”。“旁边就是蒋春中家厂。”张飞说着,领记者向南走30多米,又见一宽门大院。

  “车间在后面。”蒋春中领记者穿过20多米长的巷道,眼前是足有2000多平方米的大院子。彩钢瓦简易厂房内,停着一辆等待喷漆的“四不像”。

  “我们的技术可以造汽车!”蒋春中夸口道。一边的张飞也附和:“他家专业做车,生意大得很!”“有多大?出省了?”听到记者疑问,蒋春中呵呵一笑:“出省算什么,我家生产‘四不像’十几年,车早卖到非洲了。”

  “十几年都没人查?关系很硬吧?”记者笑问。蒋春中点头道:“必须的,公安也罢、市场监管也罢,我既然能做,就肯定有门路,不然早就关门了。”

  马国顺厂门前,停着1辆“四不像”,车间里还有1辆正拼装的“四不像”。“马老板不在。”工人说。

  蒋春中厂门前,停着4辆“四不像”,3名工人在车旁忙碌着。听说记者是第二次来厂看样订车,蒋春中热情地推荐车辆定制尺寸,并兴奋地介绍:“疫情期间,虽然淮安封路了,但生意没受影响。本地订单都接不过来,自己经常上手干。”

  他还向记者“吐槽”:“一年忙到头,就春节能歇几天。雇了8个工人,一年得多少工钱?这还不算其他开销。”

  记者先后两赴当地采访,经常在武墩派出所、武墩交管所和武墩街道办事处门前路上,见到行驶的“四不像”。

  我国《道路交通安全法》第100条规定:驾驶拼装的机动车或者已达到报废标准的机动车上道路行驶的,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当予以收缴,强制报废。

  7月14日,记者电话联系负责武墩街道交通的淮安市交警支队二大队。王警员一听说反映武墩街上“四不像”违法上路,立马改口“我是门卫”,并挂断电线日上午,记者来到淮安市交警支队二大队投诉。警员丁伟要记者去“交巡警大队文明办反映”。当记者来到该大队一楼时,辅警(FJ99170)拦住记者:“先到违章处理处,经王坚警官同意,才能去文明办。”

  “王坚不在,他委托邱警官(警号080857)接待你。”与王坚通话后,违章处理处警官告知记者情况,并让记者退到门口值班室外等待。片刻,邱警官上来就“四连问”:“你投诉这个干嘛?什么叫‘四不像’?你怎么知道的?生产出来在农村开开有什么关系?”

  记者出示证据后,邱警官对值班辅警说:“把这记下来,让三中队处理。”“何时能有结果?”记者问。“这说不准。要等‘四不像’上路抓现行才行。”

  知情人透露,蒋春中在当地最早拼装“四不像”,马国顺曾进厂学徒,后来出来单干。由于“四不像”售价相当于新购渣土车价的十分之一,在建筑工地很是抢手。“像蒋春中家厂,3天就能拼出一辆车。拼车原材料——报废汽车零配件,多数来自东海,还有一些来自淮阴区汽车报废市场。”

  7月14日上午,记者来到位于淮阴区长江路街道崔庄社区的汽车报废市场。老板王新峰听说是“汽修店买零配件”,手往院中一挥:“要什么自己找、自己挑,找我算价钱。”

  记者在5000多平方米的报废市场转了一圈,发现大量报废车一层层摞起来,到处是已拆解的报废车零配件。

  “柴油发动机呢?”“三四百元一个。不过,手头只有一个,如要得多,我要下去收。”王新峰说。

  8月23日上午,记者再次来到该报废市场。虽然下着小雨,但逛市场的人还不少。记者驻足半小时,发现有7拨人进场挑货。王新峰告诉记者,疫情期间这里生意正常,未受影响。

  举报人告诉记者,他曾于2020年12月和今年6月,两次拨打淮安市12345热线,举报这两家非法拼装企业。清江浦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城南分局受理后,曾派一中队马介全告诉他:“由于不能区分蒋春中工厂是在维修还是在生产‘四不像’,因此无法立案处理。”

  7月14日下午,当着记者面,举报人拨通马介全电话。对方一听追问武墩“四不像”问题,说了句:“这事我管不了!”随即挂断电线日上午,记者随举报人在城南分局找到马介全。他坚称:“两家企业没问题。检查蒋春中厂时,发现他们只是在割割焊焊,属于车辆维修。”

  面对举报人质疑,马介全继续说:“他们是组装,不是生产,我可以这么讲!旧,不代表报废,没到报废时间,割下发动机,加个车厢,照样跑,怎么能叫报废车?”

  “不对!”记者当即在手机上搜索出国务院第307号令,找出《报废汽车回收管理办法》第二十五条给他看——利用报废汽车“五大总成”以及其他零配件拼装汽车或者出售报废汽车整车、拼装车的,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没收报废汽车整车……

  “我们调查了,就是维修!”马介全有点不耐烦了:“我又不能24小时盯着他们。再说,这车农村用用可以的,农用车嘛。”

  见举报人还要争辩,马介全满脸堆笑:“这样好不好,我自身知识有限,不会用电脑,也查不到政策,解决不了你的问题。你去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消保科找杨科长。”

  其实,7月14日记者首次暗访后,就将问题电话反映给武墩街道党委书记侯军。他说:“我们已经处理过这个事情了,怎么又投诉到媒体?”记者问他如何处理?侯军说:“市场监管局给两家企业发了营业执照,经营范围就有‘四不像’。这样吧,我让分管同事联系你。”

  随后,自称“武墩街道办公室主任”孙玉玺联系记者:“马国顺和蒋春中两家营业执照的经营范围,都含‘四不像’。”并将蒋春中营业执照经营范围“7C-1B型农用挂车制造、销售”,画了红圈,截图发给记者。

  记者电询颁发该营业执照的清江浦区市场监督管理局,登记注册科人员明确表示:“我们不可能给‘四不像’登记发证。目前全国系统平台项目库中,根本没有7C-1B型农用挂车选项。”他怀疑是全国平台建立前,企业手工填报,登记环节没有甄别出来所致。

  记者将此情况转吿孙玉玺。他又说:“反映人已不投诉了。”怕记者不相信,还发来一张6月20日“淮安市政府便民热线办理单”,上面写有“已手机联系反映人,反映人表示满意”。

  按工单上号码,记者拨通反映人手机。他告诉记者:“确有街道人联系我,说已对两家‘四不像’厂进行批评告诫。我不满意,又先后3次找他追问结果。我怎么可能满意?”

  8月23日下午,记者找到两家企业所在地——武墩街道武墩村。村党总支书记、村主任张治国明确表示:“蒋、马两家一直在生产‘四不像’。反正市场监管局来查过,至于为何还在生产,村里不知道。”

  据了解,2019年以来,我省先后组织五批省级安全生产巡查。去年6月,省安委办还出台《道路运输安全专项整治三年行动实施方案》,要求严厉打击非法拆解企业,禁止利用报废机动车总成部件拼装机动车。

  可面对一次次执法检查,这两家“四不像”拼装企业为何总能安然无恙?属地和相关监管部门为何公开为这两家企业站台?这“猫和老鼠”融洽相处的游戏还要玩多久? (文中张飞为化名)